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画园地 > 艺术人生

厚德淳朴 文采炳焕——书法家方罗教授的笔墨人生

时间:2018-05-05 11:07:53  来源:传媒联合网  作者:米根孝
分享到:
  
摘要:“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这是《晋书·王羲之传赞》中对“书圣”王羲之的赞誉。王羲之的书法劲键

“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这是《晋书·王羲之传赞》中对“书圣”王羲之的赞誉。王羲之的书法劲键优美、入木三分,诸多作品纷纷为后世所推崇效仿。受王羲之作品影响的书法家比比皆是,以书法为爱好甚至事业的艺术家亦不胜枚举。而在石家庄的军营里,就有一位把书法当作毕生追求、致力于艺术传承的人,他不遗余力地燃烧着自己全部的精力,只为把书法之灵魂展示给更多的人,他就是著名的军旅书法家方罗教授。

军营磨砺  当勤精进
1969年2月,河北省驻军38军的一个通讯连里增加了一名新兵,这位叫方罗的新兵,看起来个子不高,老实厚重,淳朴踏实,看起来很不起眼。然而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着不起眼的普通战士,后来居然成为38军全军的知名人士,成为国内著名的书法家,在北京的书画界也小有名气。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集团军于1985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改编而成,隶属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的历史可追溯至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的湘军独5师第1团,之后汇入工农红军红五军,因此7月22日(平江起义日期)为第38集团军的纪念日。在解放战争中,其名称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于1946年11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在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中表现出色,被誉为“万岁军”。方罗就在38军的军营里造就了自己的艺术之路。
    方罗1951年出生在河南许昌市襄城县的农村里,参军入伍后不久,因为他字写的好,领导经常让他写材料向上级汇报,之后便被借调到司令部作训股工作。方罗深知,自己个子不高,又没有学历,如何在部队扎根?只有勤奋努力,发挥自己特长,才能混出个样来。当他知道部队里能够画军用地图用处很大时,就决定利用自己会写字的特长学习画图。空闲时间,战友们去聊天,搞活动,他却自己呆在屋子里画图,自小练就的书法功夫,让他如鱼得水,当他把他画的300多张地图拿出来时,在全军引起轰动,使他成为当时全军难得的人才。
因为方罗又能干又有技术,在部队二三年后就被提为干部。1973年,他调到师作训科,因为业务好,字写的好,图又画的好,很受上级领导重视。当石家庄陆军学院成立时,要从部队抽调优秀干部到院任教,方罗第一批被调到石家庄陆军学院,从而逐步成为桃李满天下的军事院校教授。
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工作的日子里,方罗把自己掌握的书法知识溶化到业务中,示范讲课、有来宾演讲都得心应手,成为学院的骨干。虽然工作忙了,但他对书法的爱好仍是那么执著,全校有30多个中队,每个中队的荣誉室里都有方罗的书法作品。教员们制作幻灯片,要请他去书写文字,他同时还担任着几个中队的书法课,教战士们学习书法。一到学校放假,部队大院里的学生很多,许多学生没人管,东跑西窜,于是方罗主动办起书法学习班,教这些孩子们学写书法,一办就是十多年。这些孩子们在他的培养下,有的在全国书法比赛获奖,有的成为当地书画协会的领导。
方罗在部队期间,曾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并被评为全军荣誉教员。
    书法艺术,是感悟宇宙世界之本相,是触摸情感的行为表达方式。中国的书法艺术是孤独的纯真,源于天人感应,而抒胸中之意气、神气、本色、率性,或为书,或为画,有所想,有所颖悟。因而在书法艺术上,方罗始终恪守“当勤精进”这句人生格言,在书法艺术的黑白世界里执着前行,实践着人生的自我价值。   

艺高德厚  不忘初心
方罗教授的书法艺术作品以凝练灵动的笔墨,描述出博大精深的内涵,凸现出他对生活的深入的观察和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把握。用笔简洁流畅,无论是谋篇造势还是笔墨渲染,都显示出娴熟的艺术功力,实现了艺术境界与表达手法,无一不是激情与灵感的自然流露,给人传播正能量,从多种角度折射出其积极奋进的品德和高洁的志向。有言说“艺术以人格为先,技术为次,是为明鉴”, 方罗秉性谦和朴实,广交良友,淡泊名利,一生与书法结伴,一路与国学同行,知世故而不世故,懂人情而不趋炎附势。“艺高德厚  不忘初心”,这大概也是他的人生写照吧。平淡如水,却蕴藏着磅礴的能量,简单如墨,却呈现出深阔的智慧。
凡是接触过方罗的人,都会感到他的厚德淳朴,正直诚信,不图名利,亲切可敬。他以一种无形的正能量感动着身边的人,而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是与他家庭的背景和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分不开的。为人严谨踏实、宁静沉稳,却有着清雅飘逸的气韵,又夹带着潇洒率性的男儿情怀,隐隐散发着“潇洒剑客”与“沉稳书生”贴合交融的气质,这是方罗教授的特质。
方罗的家乡紫云镇位于许昌襄城县西南部,属浅山区,是革命老区乡镇。从小的教育,使他成为懂得报国,懂得忠孝,懂得敬老爱幼的人。他从小就懂得搞好乡邻关系,他兄妹4人,他是老大,他把照顾老人和弟弟妹妹作为自己的责任,把家里安排的有条有理。他1978年结婚时,就告诉妻子,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双方的老人要共同抚养。他的妻子也是十分贤惠懂大理的人,长期以来,她亲自每月寄钱给家里,直到二位老人都是90多岁时去世。方罗的家庭也十分和睦,由于安排的好,他们夫妻两人从没有因为经济、孩子教育等问题红过脸。教育出来的孩子也很是优秀,石家庄全市中级考试获第37名,高考进入北京交大,并毕业留校任教。
品书家之作往往是可以一窥作者心境之美,经典的书法作品通常是融合着精湛技艺和丰沛思绪的情感之作,时而遒劲坚韧,时而潇洒逸美,时而夹带着寒冬的风刀霜剑,时而糅合着着初春的煦日暖阳。正如方罗教授所说:书法的文化休养,字的内在形式,比之外在的形式要高的多,用自己纯洁的理念去思考多了,所写的字也就提高了。书法家的功夫不在字上,而是在休养上,文化休养、品质休养,要提高,必须在文化、品德上提高。休养不高,字就不行。有些书画家太重视金钱,不重视休养,字如其人,也好不到那里。修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些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敬不孝,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字。所以作为一名艺术家,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品德,要不忘初心。

不求刻意  高远旷达
几千年的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史,给后人留下了巨大的财富,也让人概括出书法创作的许多条条框框,如起笔该怎么写,落款该在哪里,印章要如何使用等等,有些人只注重拿这些条条框框来评判作品的得失。方罗教授对书法作品的优劣评判有自己的标准。他认为,一件优秀的书法作品,应该是一种真情的展现,是能动人心弦的。他研读过历代流传下来的众多名家碑帖,发现古人的优秀作品,大多是用来抒发和交流情怀的。方罗认为,书法创作首先要给自己看,让自己的作品先感动自己,再去感动别人。正是这种认识,使方罗的书法创作表现出一种常人所没有的艺术感染力。他写书法,从不刻意去写,太忙不写,心情不好不写,要写就静下心来,用心去写。因此,方罗的书法追求大气、豪气、英雄气,起首突出重点,为第二字的对接或第二行的呼应创造有利条件,就像一部乐章初始使用最强音掀起高潮,使欣赏者为之一振。点线连接十分活泼流畅,收放轻松自然,时时透露出一种热情、豁达、豪放、干练的性情;字里行间,墨色浓淡随着笔尖所传递的情感散发,始终给人一种亲切和谐的感觉;圈看一字,恬然秀俊,骨丰肉润;连片成章,浑然如一幅水墨图画,散发着对生活的热爱之情,让人寻找到一种高远旷达的意境和格调,产生一种美好的共鸣。
方罗教授认为,一幅书法作品可以从三个角度去鉴赏:第一:笔法,古人有句话非常好“笔法千古不移,字形因人而异”可见笔法的重要性。一般笔法要求中锋,运行使转流畅,线条要求有劲、含蓄待发。第二:字形,一般书法对字体要求是有出处的,学的谁的字就要有他的影子,这是好多书法爱好者经常忽视的。第三:章法,要求就是要形成一幅完整的作品,最好要有平序、高潮与收尾,就像一首好的歌曲一样,有高潮有平稳的部分才能调动一个人情绪。如果作品具备这三点,就是好作品。
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是用书法艺术表现出来的中华文明,是用书法艺术堆积起来的人类史诗。单纯的书法技巧只是一种形式,只有把他赋予生命力,才能表现为书法艺术,这也是书法匠人和书法家的区别所在。方罗说,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瑰宝,里面有很多精气神的东西,俗话说,天有三宝曰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精气神。精就是一种精神、精华和精彩,是每个人精神世界的根本东西,它包含了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审美观和价值观。气就是自然流露于书法作品中的一种气息、气韵和爽爽之气,它象滔滔东流的黄河长江,永不停息,滾滾向前。神就是一种勃勃的生机、就是生命的精华、美丽和力量。书法的生命力就在于精气神。这种精气神来自大千世界,是自然世界发展的结晶。它源于自然,比自然更集中更强烈更典型。它是人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审美观的集中体现。因此,方罗书写的“精气神”大气自然,别具特色。

文采炳焕  笔墨人生
方罗教授自幼就酷爱书法艺术,接受私塾先生的转授,长期临习柳、颜、欧碑帖,尤其对魏碑情有独钟。魏碑是中国书法书中最有意思,也是最值得钻研的一种体——它有趣,多变,灵动,有无限的可能等着你去创造。并非说柳、欧不好,但是相比魏碑,此二者的可塑性实在不强,高度仿佛是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说白了,你一心扑在柳、欧上,不是说写不出成就,但是很快你也就停留在那个地方了,两年三年和八年十年大概也没什么区别。也或者,你觉得有区别,然而看的人真的觉得没区别。而魏碑,你写一辈子都写不完,它的高度是无止境的,它的“扬弃”,变化与创新,的确是初学者体会不到的乐趣所在。写了魏碑你会发现自己的进步,同时你会不断地挖掘出新内涵。方罗经过几十年勤学苦练,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其作品多次参加军内外书法展并获奖,很多作品被军地领导、企业家们收藏。
书法艺术需要创新,它同其他门类艺术一样,书法艺术不创新就没有生命力,这是勿容置疑的。方罗认为,首先创新必须是在用毛笔书写汉字的基础上进行的,脱离汉字这个根本那就不叫书法艺术,汉字毛笔这个基因不能变。其次,创新一定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人有志于书法艺术,就必须先学习传统或者说继承前人的优秀成果,才有可能去创新。否则创新就成了无源之水、无缘之木。 创新是有条件的,要求有志者有较深的学养、有较高的天赋、有深厚的文字学功底和对书法艺术历史的全面深刻的了解、笔墨技法已达到高超的地步,还要有胆略和气魄。具备了这些条件者,才有创新的可能。
方罗教授对于魏碑书法的钻研细致沉稳、一丝不苟,加之业精于勤的努力,铸就了他在书坛颇丰的成果。“书法我不敢说我写得多好,但我的作品都是传递正能量的文字,另外,书法是传递一种美的东西,几千年的文化,不是写出个性,是要传递一种美的共性,个性的美会给人留下印象,但共性的美才能使大家都喜欢。” 几十年来,方罗都是按照这种共性的美追求自己的笔墨人生。

独具匠心  代代传承
方罗退休后,担任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河北书画研究院院长),正式进入书画圈,并兼任河北省河南商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有了社会闲职,有了空闲时间,他对书法创作更加痴迷了。后来他参加了文化和旅游部举办的高级书画研修班,被评定为高级书画家。他经常文化和旅游部举办的书画活动,把自己的创作基地搬到了北京,更加提高了他的书法创作水平,文化和旅游部还聘请他为文化和旅游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高研班书法导师。
在方罗眼里,不失传统的诸体书法均为好作品。晋、汉、唐大家的楷、隶、行、草碑帖都好,无可非议,宋、元、明、清以后的大家书体皆不及之。对于现代特别是近些年来一些所谓“书法家”创作的各种书法,行草书杂乱无章,乱麻一样;丑书怪而癖,丑而陋;他们把这些有险无神,有怪无形的书法称作创新,有的甚至一个字也认不得,根本无法欣赏,然而冠名其曰,超古人的创新。对这些作品方罗教授是有看法的,他认为真正的书法好作品应该是不失传统的,大众喜闻乐见的,不失书法法度的,字要有形有神的,章法要悦目清新的。
从方罗的书法作品自是能看出这每一样文采风貌。从技法来讲,笔墨纯熟,力透纸背之功力的炉火纯青自不必多说,通篇情绪跌宕起伏,时而程澈明净时而慷慨激昂,融万趣于神思而化为心中逸情,发于笔端,便是游刃舒享的挥洒。仿佛一篇书法作品都带有百转千回的细致情节,满载的是作者壮阔的灵魂。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方罗在这个人人追名逐利的社会中,独具一颗艺术的痴心,我们相信他的坚持不懈,日益其能,必能在混沌的艺术领域坚守本心,其艺术的光芒必将代代传承下去。
方罗教授现为文化部高级书法家、中国乡土艺术协会艺术发展中心副主任、中国书画艺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河北书画研究院院长)、河北领导干部网艺术总监、河北省长城书画院副院长、西柏坡将军书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河北分会会员,中民协书画中心执行副主任,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北京龙乡人书画院副院长,文化和旅游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高研班书法导师。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