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画欣赏 > 国画欣赏

鲜活的感受与感怀——读刘文剑的花鸟写生作品

时间:2018-08-31 17:46:15  来源:传媒联合网  作者: 范迪安
分享到:
  

本文选自《书画世界》杂志2017年8月号

花鸟画的历史是辉煌的,成就也是引人注目的,但花鸟画发展到今天,它多少年来慢慢形成的固有模式和固定风格以及代代相传的固有题材不可避免地根植于人们的思想深处,影响了花鸟画的创新发展。许多花鸟画家由于主体精神的失落,而盲目地屈从于各种约定俗成的模式,只是在重复前人的题材和沿袭传统风格,而失去了超越自我、敢于创新的勇气。题材单调,风格雷同,作品很难体现出创新。因此,作为现代花鸟画家,我们必须寻找新的突破口,探索花鸟画变革的新出路。

刘文剑 觅食 67cm×67cm 2017年

生活是花鸟画的资源矿藏。自然物象与景观虽然是粗糙的,却是最生动、最直接、最基本的东西,是绘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除了对花鸟传统笔墨的研究以外,写生应是花鸟画创新发展的必由之路。一个画家只有坚持写生这一道路,深入生活,融入生活,真实地反映生活,从生活这一源泉中汲取营养,创作出的作品才有生命力和感召力。历史地看,凡是有成就的画家无不注重写生,他们的成功作品无不是从写生中脱颖转换出来的。明代王履提出的“心师目,目师华山”,清代郑板桥的“从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再到手中之竹”,以及石涛提出的“搜尽奇峰打草稿”,无不是在强调写生在艺术创新中的重要性。近代花鸟画大家齐白石先生更是力主写生,手写,心写,不断交替,年复一年。他鄙视那些不睹真花而以传统束缚自己的人。潘天寿先生更是特别反对只在花房里画静止的人工雕琢的东西。他们的绘画形象之所以超迈古人,标榜时代,正在于他们笔下的花鸟形象无不是从写生中变化出来的。

刘文剑 双鸟 67cm×45cm 2017年

刘文剑在花鸟画的研习过程中,认识和体会到写生的重要性,并坚持走向生活、走进大自然,而向花卉草木做直观的体悟与临场的写生,这使得他在花鸟画的艺术造型与艺术境界上得以步步提高。在当代青年画家中,他对写生的执着、专注与迷恋是很突出的,只要一有时间,他就要涉足郊外或远足南国,把自己“闷”在写生的旅途之中。面对自然花卉草木之仪态,他展纸就墨,解衣盘礴,往往一口气画上多个小时。每一次从自然中归来,他总能获得画箧之丰,从中可拣出不少出其不意的佳作。而每一次面向自然,他对花鸟画艺术的体味和感悟也随之深化,特别是对自然造物的生命情采有了更深切的体验。刘文剑的作品大都是临场写生创作作品,其中洋溢出来的生命感性是饱满充沛的,画家以情代笔、以意成象的创造方式也是鲜明的,这样一条研习花鸟画艺术的正道值得赞赏。

刘文剑 莲尖独鸟 67cm×45cm 2017年

刘文剑的花鸟画注重“写”和“生”两个方面,这体现了他对“写生”要义的把握。“写”,就是身临现场,面对真实的景物直抒胸臆,现场的环境与作者的心境相交融,就能产生创作的灵感和欲望,就有创作的激情和冲动,这时直接画出的作品才鲜活,才有生命力。“写”并不是简单的摹写,而是在对大自然的感悟中对物象的直接取舍和提炼,使自己的抒写在现场得到艺术的升华,体现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体现出自然物象的本质和生活的真谛。“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辩证统一的创作方法,也是艺术家应尊崇的一种创作态度。

刘文剑 哺 134cm×67cm 2017年

在“写”的同时,画“生”是刘文剑对绘画面貌的追求。画“生”首先指题材,画家所创造的作品应适应现代人的审美方式,不应只局限于运用简单的笔墨符号,也不应受主题和题材的限制,而应从宏观生活出发,以自己独特的审美眼光和视角去发现自然界中不曾被人发现的美,去发现容易被人忽略的事物,去表现那些经典画册、博物馆中见不到的题材,力求题材多样化。其次,画“生”不单指题材,还应包括思想、形式、构图、技法和画面的效果等。画“生”需要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和程式,就需要探索,就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和劳动。由于没有传统的模式和框架可供参考,有些画家往往怕生、拒生,落笔即落入俗套。但刘文剑认为只有画“生”才不会局限于传统的模式,才能用放松和自由的心态去创作,画出的作品才会有新意。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人们的审美意识在发展,画家的创作之路也也应随之改变,要在深研传统、博取众长的基础上寻找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和面貌,以自身的独特风格对抗庸俗的文化现实。创造的作品应使人耳目一新,而非似曾相识。刘文剑在写生道路上体会到了“生”对于自己笔墨语言探索的重要性,也通过“生”的体验获得了一批面貌不落俗套并有生机的作品。

刘文剑 春花秋月 134cm×67cm 2017年

刘文剑认识到:作为画家,必须追求个性,但他同时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过早形成风格,因为一味地追求风格会限制他正在探索和积累过程中全面的发展。风格的形成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坚持写生才能促使自己有更大的进步和发展。我以为,沿着写生这条道路,刘文剑当能在艺术上走得扎实而达到厚积薄发的境界。由此,他艺术的未来值得期许。

刘文剑 父母之爱 134cm×67cm 2017年

刘 文 剑 简 介

1970年生于山东青州。2008年皈依星云大师,法号寂宽居士。200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专业硕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中国书法院,师从王镛等先生;2012年毕业于教育部首届博士班,师从张立辰先生;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师从姜宝林先生。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